一暴雨就怪海绵城市?洪涝和内涝得区分


发布时间:

2023-08-03

2023年7月31日,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大峪南路,行人从积水的路面和泡水的车辆旁走过。

  2023年7月31日,北京房山和门头沟降雨量远超2012年“7·21北京特大暴雨”水平,华北、黄淮共计14个国家气象观测站日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最大累计降雨量位于河北邢台,已达1000毫米,相当于当地正常年份两年的总降水量。

  由于连续强降雨,积水严重,河道开闸行洪,永定河门头沟河段上游的三家店拦河闸泄流量一度达到每秒3700立方米,超过50年一遇的洪水级别。

  暴雨之下,对海绵城市的质疑声音再次出现。“海绵城市”是一种现代城市雨洪控制系统,旨在让城市建筑、道路和绿地、水系等生态系统像海绵一样有效吸纳、蓄渗和缓释雨水,控制雨水径流。

  北京门头沟区自2018年以来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布局“一带、两片、五川”,其中“一带”指的就是永定河滨河海绵缓冲带。

  现实中,海绵城市能否承载极值降雨?公众对海绵城市的期待是不是太高了?

  海绵城市,主防内涝

  珠海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新中心的智慧海绵城市规划与建设研究所所长佘年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降雨对城市造成的灾害分为洪涝和内涝,前者是指降雨导致河水暴涨,由于河道行洪能力不足,河水泛滥涌入城市;后者是指城市局部的短时强降水超过城市排水能力,造成积水灾害。两者的关系可以用“有洪涝必有内涝”来解释。

  佘年认为,海绵城市的功能范围是有边界的,它是针对内涝最佳的解决方案,但面对洪涝灾害时,海绵城市发挥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这次门头沟是洪涝的问题,不是单靠海绵城市就能解决的。我们的城市已经占用了太多洪水通道和蓄洪地带,从源头改变不可行,需要付出太多代价。所以只能靠水利、气象、市政等部门联合起来,通过提前预防,尽量减少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但内涝是可以防治的。”佘年说。

  1000毫米降水,不能承受之重

  对于“擅长”治理内涝的海绵城市而言,能否应对“一天下完一年甚至两年雨量”的短时强降雨?佘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在江苏镇江这样的海绵城市,试点区已经可以做到应对30年一遇的降雨,但从目前国内的建设情况来看,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的海绵设施可以承载将近1000毫米的降水量。”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镇江作为国内首批的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之一,试点区已经实现年径流总量目标控制率75%以上,但其对应设计的降雨量(24小时)≥25.5毫米,远远小于极值降雨的界限。

  年径流总量控制率是海绵城市建设中的一个重要指标,是指海绵建设场地内累计全年得到控制的雨量占全年总降雨量的比例。

  有研究提到,在正常的气候条件下,典型海绵城市可以截流80%以上的雨水。

  佘年认为,仅以径流控制率来谈控制暴雨内涝还不足够。“按照每年的降雨场次来说,90%以上的降雨都是小到中雨,就算你能控制住80%的雨水,还是没办法控制那10%的暴雨,所以不能说达到80%的径流控制率就能够解决内涝问题。”

  极端暴雨,北方海绵城市更难应对

  但即便是应对内涝,当下的海绵城市建设也还有待提升。

  2015年发布的《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实施意见》显示,河北省自2016年起开始建设海绵城市,以“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为治理目标。

  大雨不内涝的标准,通常用重现期来划分。所谓重现期,就是人们常说的“X年一遇”。100年的重现期,指一个事件的发生概率每年是百分之一,而非100年才会发生一次。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的《城镇内涝防治技术规范》,目前我国的内涝防治标准是20-100年重现期,根据城市规模和类型,分别是超大城市100年、特大城市50-100年、大城市30-50年、中等城市和小城市20-30年。

  也就是说,能够应对至少20年一遇的降雨,是城镇内涝防治的基本要求。

  但在佘年看来,目前国内建设的海绵城市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标准,北方海绵城市设计的承载量比南方城市更低,“以往的气候环境下,北方不像江南一带常有梅雨和暴雨,对于用海绵城市解决内涝问题的认识还不够深刻”。

  “渗、滞、蓄、净、用、排”,是海绵城市建设的六字方针,“渗”作为第一步至关重要,决定了雨水径流能否在源头得到削减。

  佘年认为,在海绵城市建设过程中,应该重视绿化带的改造,不能仅仅依赖传统的雨水管渠排放系统。

  “把排水管道想象成高速公路,雨水是一辆辆汽车,下暴雨就是上下班高峰期,一定会堵车,但如果能错峰上下班,让降水在雨水花园里吸收存储,再缓排出去,就能实现分流,虽然还是这么多车,但是通过高速公路的时候就不会拥堵了。”佘年还提到,更好地发挥绿化带作为雨水花园的海绵作用,渗透率高的土壤——海绵土或许更有效。不过对于大部分海绵城市来说,尚未形成置换高渗透率土壤的共识。

来源:南方周末